欢迎访问,离婚律师网!

24小时咨询热线:

139-8219-5329 135-5866-4625

您现在的位置是:离婚律师网>继承 > 遗嘱继承 > 正文

拿着父亲设立的遗嘱要求继承房屋 法:遗嘱无效

来源:离婚律师网   作者:未知  时间:2020-07-24   点击数:0

有四个子女的栗某在生前立有一份遗嘱,内容是在其死后,将名下的一套房子由小儿子继承。这份遗嘱是由栗某小儿子的女儿,即栗某孙女代书,栗某也在遗嘱上签了名,当时还有两位律师在场作为见证,除此之外,这份遗嘱末尾还附有两位律师对此遗嘱出具的见证书,以及栗某对该房屋在其死后由小儿子继承的谈话记录。谈话记录也是由栗某的孙女代书,栗某在见证书、笔录后面都签了名。

在栗某死后,他的小儿子以这份遗嘱为由,要求继承该房屋,其他子女当然不肯,双方因此争执到了北京市一中院。这份遗嘱既有律师在场见证,也有栗某的签名,应当是小儿子继承该房屋无疑。但北京市一中院及人民法院都认定这份遗嘱无效,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?

单从遗嘱的内容来说,很难说它不真实,即使有欺骗老人在违背其意愿的遗嘱上签字这种可能,但是在庭审中也很难拿出证据实实在在的证明这份遗嘱有假。

不过当视角转移到遗嘱设立程序上的时候,这份遗嘱的问题就慢慢暴露出来了。

依照继承法的规定,按遗嘱书写主体的不同可以将遗嘱分为自书遗嘱和代书遗嘱。自书遗嘱是遗嘱人亲笔书写并签名和注明日期的遗嘱;代书遗嘱是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,并由其中一个见证人代替遗嘱人书写并注明日期,且由代书人、见证人、遗嘱人在上面签名的遗嘱。

当时在场的除栗某外还有三个人,即两位律师和栗某的孙女,如果栗某孙女可以作为见证人,就符合法律规定的“由其中一个见证人代书”的条件。根据继承法第十八条,与继承人、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能作为见证人,栗某的孙女显然与贾某有利害关系,而这份遗嘱是由她代书的,两位律师作为见证人均没有代书,很明显不符合“由其中一位见证人书写”的规定。因此这份代书遗嘱不符合法律对于代书遗嘱形式要件的规定。同样,关于栗某的小儿子作为继承人的谈话笔录也是由栗某的孙女代书,与遗嘱存在一样的问题。

从《继承法意见》第35条也可以看出,继承法实施以前,形式上稍有欠缺,但内容真实合法的遗嘱是有效的。不过从另一个层面来说,这只是继承法实施以前,如今继承法实施已有多年,从反面理解就意味着,继承法实施以后,订立遗嘱应当严格遵循法律对于遗嘱成立形式要件的规定,否则就是无效的。

也许有人会质疑,如果栗某立遗嘱时已经不能亲自书写,而遗嘱内容确实是他本人的真实意思呢?

法律之所以规定遗嘱一定要遵循严格的形式要求,原因有两点。一方面,遗嘱毕竟是一个人对其财产终意义上的处分,且必须等到他去世之后才能执行。如果轻易的将具有瑕疵的遗嘱认定为有效的话,就难以防止他人伪造、篡改遗嘱内容,不能确保遗嘱本身的真实性和严肃性,这是对更多逝者本身意愿的不尊重。

另一方面,代书遗嘱的条件也并不苛刻,仅仅需要找两个没有利害关系的人,由其中一个人代写就可以了。如果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能满足,这份代书遗嘱的真实性才正真的值得怀疑。

 

这份遗嘱无效的罪魁祸首就在于,栗某的孙女代书不符合《继承法》关于遗嘱设立程序上的规定。从这个事件可以看出,遗嘱的设立一定要注重法律对立遗嘱本身的形式要求,如果有一个环节出了纰漏,很可能终设立的是一份无效遗嘱,导致遗嘱人没能表达出他真正的意思来。

 

分享到: